新闻中心
社科新论 您现在的位置:腾讯分分彩 > 社科新论

当代美学研究的多元化与系统化

发布时间: 2019-11-30 17:49:09

    当代中国美学的繁荣有目共睹,这不仅体现在美学观念创新上,也体现在美学多元化上。实践论美学、人生论美学、文艺美学、生活美学、生态美学、政治美学、生命美学、身体美学等美学思想和观念,百花齐放,共同推进当代中国美学的不断发展。然而,“美学的多元化带来美学的对抗性”,一种美学思想或观念常对另一种美学思想或观念形成冲击,这就给当代中国美学的接受者带来了巨大的思想困惑:到底应该如何理解美学?到底应该选择哪一种美学?我们发现,问题的症结在于:当代中国美学在强调“美学多元化”时,却忽略了“美学系统化”问题。

   保证美学思想观念创新

   “美学多元化”要强调美学的自由创造,即保证美学的观念创新与思想创新。由于美学是基于感性杂多审美经验的一门科学,因此,美学关怀的方向与内容是无限广阔的,没有任何一种美学思想或观念可以代替全部的感性想象与感性创造。因此,美学多元化是必然的。例如,强调实践美学的立场与强调人生美学的立场,各有其合理性,两者并不存在必然矛盾。同样,从文艺美学出发,或从生活美学出发,乃至从生态美学出发,或者从政治美学出发,都有其思想合理性。不同的美学观念,指向不同的美学立场与美学领域,彼此之间无法相互替代,因此,相关美学思想观念的研究与接受应该实现多元化。

  但是,有学者为了强调自身美学立场与观念的合法性,总是喜欢批判、排斥或否定其他美学观念或思想,这就造成某种美学的唯一合法性的错觉。因此,在强调美学多元化时,我们应力求实现“美学系统化”。

  “美学系统化”,就是要将多元化的美学思想有机整合在一个富有生机与活力的美学学科系统中。哲学的多元化并没有影响哲学的系统化。无论是知识论、形而上学、实践哲学、科学哲学,还是各种具体的观念美学体系,它们分别承担了不同的哲学思想任务,却都能达成对存在本质的根本认识。哲学观念之间的相互纠正,最终凸显了哲学根本价值的普遍意义。在笔者看来,美学的体系化,就应像哲学的体系化那样,最终必须要促成多元化美学与美学价值共识的建构。

  建立美学系统性认识

  “美学的多元化”暗含美学之间的普遍价值共识,即无论是什么样的美学思想或观念体系,都必须捍卫生存的自由与审美的自由。反之,生存自由与审美自由呈现了审美创造的无限可能性。例如,“文艺美学”强调通过文学艺术的审美形式表达生命创造的自由;“生态美学”强调通过生态保护与生态和谐的审美建构保证存在者的环境自由;“生活美学”强调通过日常生活美化的方式保证存在者的生活质量与生活自由;“政治美学”强调从社会生活入手保证存在者的权利与自由,保证社会生活的正义与秩序;“哲学美学”则强调从观念或理念入手确证存在者的感性自由与理性生活价值。从多元化美学意义上说,这些美学思想观念立足于不同的生存立场,面对不同的生命创造领域,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确证存在者的审美自由与创造自由。不同的美学思想之间无法相互替代,因此美学多元化是合理的。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如果只坚持一种美学思想,不能从系统性美学观念出发,就会一叶障目,顾此失彼。显然,这种孤立的美学立场无法促进美学多元化存在的内在和谐。因此,我们必须从美学系统化入手,将多元化的美学融入美学的系统性中。一旦我们建立起美学系统性的认识,我们的美学思想与观念将不再彼此对立,不同的美学思想与观念也将会形成价值互补。

  以实践论美学的论争为例。后起的美学思想总是希望否定先在的美学思想,这就形成了美学论争的恶性循环。其实,只要站在美学系统化的立场上就会发现,一种实践论美学的观念完全无法涵盖美学的所有方面,不同的美学观念在美学系统化中恰好可以达成思想的自由和谐。如果坚持这样的立场,我们的美学多元化创造就会减少许多阻力,我们的美学思想建构也不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再以实践论美学与人生论美学的论争为例。有学者坚持实践论美学的观点,强调实践论美学已包含人生论美学的内容,因为实践一定是人的实践,而人的实践在历史生活境遇中必定是人生论的实践,因此不用再专门讨论人生论美学。人生论美学的坚守者则认为,人生论美学强调以人为本,把人看成生活实践的根本目的。强调人生论美学,就是为了突出人生幸福与人生自由在审美体验与审美创造中的本体意义,它根本不能与实践论美学相混淆。在他们看来,实践论美学更加强调对象化的活动。其实,这完全是为了突出自我创造而有意回避价值共识建构的思想方法。

  超越孤立片面的美学认知

  反思当代中国美学建构的成败得失,我们可以有效地处理美学多元化与美学系统化的矛盾关系。显然,美学的多元化完全可以纳入美学的系统化之中。当然,这不是简单地排列组合,我们必须从一种新的思想高度审视美学的功能与价值。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审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人的自由解放事业,就是为了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从个体到社会,从民族到国家,无处不需要美学的想象与审美的创造。只有审美的创造与美学的建构,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人类的美好生活建设与自由理想探索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基于这一立场,我们必须确立美学的系统意识,即将美学的诸多新思想与新观念乃至新流派融入美学的系统建构之中。事实上,美学的诸多思想与流派并不是彼此对立的,而是服务于生命创造与美好生活的建构,它们可以互相丰富或者互相创造。我们需要审美哲学的理论把握,也需要生态美学或环境美学的思考;我们需要文艺美学的新观念,也需要政治美学的新认识;我们需要实践论美学的守护,也需要人生论美学的探索。总之,我们要超越孤立的、片面的美学认知,在理论的系统整合与思想综合中,寻找中国美学当代价值的丰富性创造。

  从对现代美学思想系统化认知出发,朱光潜对中国美学最重要的贡献在于确立了系统化与多元化的价值立场。在朱光潜看来,没有必然孤立的美学思想,所有的美学思想,都可以在美学系统化中显示出真正的价值意义。人生论美学、实践论美学、形象论美学、马克思主义美学、康德美学、尼采美学、克罗齐美学乃至维科美学,都不再处于孤立状态,可以构成内在的思想和谐。正是由于朱光潜坚持这种多元化美学与系统化美学的立场,他在美学建构与美学译介时,才能始终立足于美学的根本价值认知,因此,他的全部思想就变成了丰富而自由的美学遗产。他的这些思想遗产值得我们高度重视。基于此,我们强调美学多元化与美学系统化的内在和谐,就变成了极有意义的思想选择与路径选择。

作者:浙江大学中文系 李咏吟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