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社科新论 您现在的位置:腾讯分分彩 > 社科新论

中非智慧医疗合作改写非洲医疗图景

发布时间: 2020-09-14 15:31:58


近年,随着非洲通信网络的快速发展,智慧医疗正以不可阻挡之势改写非洲的医疗图景,数字技术的普及和推广有望让非洲最大限度地同步共享外部世界的资源和福利。作为非洲医疗发展领域从未间断的外部支持者,中国的医疗技术进步不断地辐射非洲医疗。在智慧医疗风起云涌的今天,通过网络共享,非洲正在享受来自中国方面更丰厚的医疗进步红利,坐拥中国庞大的医疗技术队伍群体和高级别的医疗技术等特殊服务,并再次站在通过技术变革开拓医疗技术未来的新跑道上,获得来自新技术领域的全新发展机遇。

  中非智慧医疗合作发展现状

  随着非洲通信技术的普及推广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中非医疗合作迎来数字化转型的全新趋势,有望给非洲医疗发展带来新的曙光与希望。以中非远程医疗会诊中心为龙头的中非智慧医疗合作正在带来中非医疗合作的全新机遇,共建“中非健康共同体”。

  非洲投入世界智慧医疗的大潮进程起步较世界其他地区稍晚,但步伐坚定而迅速,中国是其中的重要参与者。早在2014年,中国就开始了跨国远程诊疗服务,为医务人员搭建学术交流平台。3年后,中国在非洲的远程会诊启动。2017年,河南省经过缜密计划和精心筹备,先后在埃塞俄比亚和赞比亚开展援非远程病理会诊,这是中国在非洲首次尝试开展远程会诊手术。非洲的病理诊断医生碰到疑难病理标本,可将病理报告上传至远程系统平台,河南省人民医院的病理专家开展定期会诊。对于病理诊断资源贫乏的埃塞俄比亚来说,远程病理会诊明显提升了病理诊断能力和效率,对其医疗事业是一个巨大的促进。

  此后,宁夏医生在贝宁、湖南医生在塞拉利昂等国开展了各种形式的远程会诊,搭建起跨越中非的“生命线”。2019年初,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莫桑比克马普托中心医院建立了远程会诊平台,并成功通过屏幕为该院两例疑难病例举行会诊,给出“中国医治方案”,助力患者重获健康。这是中国在非洲的第一个远程会诊平台,非洲人开始了不出国门享受中国优质医疗资源和高技术服务的新医疗进程。此后,来自全国不同省份的中国医生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加纳等国建立了类似的平台,目前仍有一批新的远程会诊中心正在策划和筹建中,中非远程智慧医疗正在从愿景变为现实。相比远程病理诊断,远程会诊中心的建立帮助远程会诊从离线式的会诊转为交互式会诊,专家由定期会诊转为即时在线,会诊的病例包括重大疾病、外伤急诊、妇幼卫生保健等日益广泛的领域。

  智慧医疗合作对中非医疗合作的影响

  中国是非洲医疗事业发展日益重要的参与者和推动者,数字时代在非洲全面开启之际,以中国医疗队为依托,雨后春笋般出现的远程会诊中心将中非医疗智慧合作带入佳境。远程智慧医疗有望成为中非医疗合作的新兴技术合作模式,成为非洲医疗资源布局不容替代的必要补充。

  第一,通过智慧平台中的技术共享,中非智慧医疗合作推动了非洲的医疗技术跃进。通过与中国的智慧医疗合作,非洲的医疗体系逐渐与世界接轨,开始具有平等享受世界先进医疗技术服务的高端平台与技术手段,成为未来与世界高端对话、共享医疗资源的重要通道。借助智慧医疗合作的特殊平台,非洲国家的卫生体系渐趋完善。远程医疗会诊中心建立后,非洲国家不仅拥有了最先进的远程医疗系统,通过远程会诊系统,还获得了来自中国的卫生体系的全方位支持。远程会诊体系以及各类专科、专病远程医疗协作网络的建设,有助于整合中国国内的优质专科医疗资源,帮扶专科能力较弱的非洲医疗机构,构建专科医师之间的协同医疗和转诊体系,开展专科医生规范化培养、临床研究合作、重大传染病防控等业务合作与技术帮扶,逐渐建立起中非专科重大疾病的远程协助体系。

  第二,医疗援助的形式正在简化,而内涵却得到多重拓展,援助效率大为提高。随着通信技术的进步、通信资费的降低、通信效率明显提高,越来越多的非洲医疗服务有望纳入中非远程技术合作体系内。由于中国越来越丰富的医疗技术资源引入合作体系之中,非洲医疗借助远程系统而站在了更高的舞台上。中非医疗合作有望进入更深层次和更宽广的领域。当前医疗队员的派遣和远程医疗合作平台的相互配合,丰富了中国医疗队的援助层面和医疗技术服务深度,呈现出更为立体多维的医疗援助体系。通过互联网和信息技术,中非各类医疗机构实现协同医疗,促进中国优质医疗资源在非洲相关国家的有效下沉,缩短了缺医少药的非洲国家与优质医疗资源日益集中的中国之间的技术差距,带动非洲各国特别是医疗资源匮乏地区医疗技术供给能力的提升。

  第三,中非智慧医疗合作引领中非医疗合作的世纪变革,中国医疗援助的人员派遣模式从医务人员派遣逐渐转变为医务人员的国内参与。中国医疗队持续56年向非洲派遣医务技术人员,这种经典的医疗援助形式通过充实医疗技术人员队伍来填补完善非洲医疗技术。借助智慧媒介,中国的医务人员开始了新的援助历程,即不必走进非洲服务非洲病患,就能投身对非医疗援助,涉足非洲健康事业,中国对非医疗援助有望迎来全新图景。借助医疗技术合作平台,中国最新的医疗技术和一线的医疗技术队伍成为中国援非医疗队的生生不息的力量,非洲借此拥有了更宽广的技术发展前景和更丰富的医疗技术后备资源库。

  中非智慧医疗合作的发展障碍

  当前,中非远程智慧医疗的发展方兴未艾,未来发展前景可期。然而,在当前的技术和医疗背景下,中非智慧医疗合作依然面临着以下障碍。

  第一,当前远程智慧医疗合作的发展具有偶然性,中非双方没有做好全面的筹划和长远规划,增加了这一合作的不确定性。远程智慧医疗合作是一项兼具战略性与前沿性的高端技术合作项目,目前建立的各类远程会诊中心仅仅是这一新兴技术合作的雏形,处于智慧医疗合作的初级阶段。无论是中国的相关部门,还是非洲的卫生机构都缺乏宏观发展纲要,缺乏对中国卫生资源在非洲布局与投入的战略性和全局性考察。

  第二,非洲发展远程医疗的条件韧性不足,导致智慧医疗合作具有较强的脆弱性。新生事物在其萌芽期具有高度的脆弱性,非洲发展远程医疗在以下两个方面呈现出其天然的不足,其一,业务能力的脆弱性。根据非洲医疗卫生发展的规律曲线,绝大部分非洲国家不具备发展远程医疗和建设远程智慧医疗的技术基础与医疗实力,外来的医疗技术供给和网络技术支持势在必行。其二,人才脆弱性。远程会诊中心技术密集度高,对人才和设备有着很高的专业性要求,而非洲在远程医疗发展中面临最关键的技术人才瓶颈问题,既无法围绕诊疗活动开展正常对话,也无力灵活应对远程医疗中随时出现的各类故障与问题,远程医疗发展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堪忧。

  第三,非洲远程会诊中心具有分散性,不利于稀缺资源的集中配置和有效供给。目前,远程会诊中心是中非远程医疗的最重要形式,从目前来看,这类医疗会诊中心是依托中国医疗队所派驻省份的省直医院而建立的,集中了该省较为先进的医疗技术和较高端的医疗技术人才,具有在中国开展对非远程医疗的能力。但这类中心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缺陷。其一,各会诊中心开展远程医疗工作内容相似,各自为战,无法实现资源共享。其二,虽然多国远程会诊中心建于该国首都,但受限于交通和资源共享能力,优质医疗资源无法辐射至更宽广的地域。其三,非洲国家疾病繁多,而提供远程服务的各省立医院医疗优势各异,如何确保优质的医疗资源精准分布,亟待统一规划和顶层统筹。

  第四,远程会诊技术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非洲的远程技术如何适应中国快速发展中的技术换代,成为非洲在这一领域的重大挑战。远程会诊中心的建设投入较大,一旦非洲远程医疗使用效率不高,远程中心运营效率的问题便凸显出来。因此,如何帮助非洲国家提高远程医疗的普及度,增强远程会诊中心的运营支出回报比,将是中国与远程会诊中心所在非洲国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让远程会诊成为一种性价比高而方便快捷的医疗技术手段,让更多的医生和患者乐于选择远程会诊,形成远程会诊的消费惯性,是全面提升远程会诊中心的设备使用效率的必由之路。

 

  (本文系浙江省高校重大人文社科攻关项目“中国对非援助编年研究(1956—2016)”(2014QN012)阶段性成果)

  (作者:胡美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